从几百人锐减至十几人 快照摄影人即将告别天府广场

快照摄影人王女士珍藏的一张2008年的顾客照片。 曾勇说,现在的生意非常不好,有时候站一天连一张照片都拍不到,“最多再做两三年,就不做了。我对摄影还是很有感情的,退休之...


  快照摄影人王女士珍藏的一张2008年的顾客照片。

  

  曾勇说,现在的生意非常不好,有时候站一天连一张照片都拍不到,“最多再做两三年,就不做了。我对摄影还是很有感情的,退休之后还是会拿着相机去拍拍风景,延续这个爱好。”

  跟着亲戚学技术 重庆人在天府广场拍了10年快照

  

  今年56岁的曾勇在天府广场拍快照已经有12个年头了。他是资阳乐至人,19岁时在当地就已经端起了相机,学会了摄影。

快照摄影人曾勇包里还收藏着10多年前的老照片,边缘已有些发黄。

  “以前是很快挣到钱就可以回老家,现在一呆就是几个月,生意越来越不好了。”王女士坦言,现在的智能手机拍照功能多,特别是美颜功能,受到很多人的喜欢,而且可以一直拍很多张,拍到自己满意为止,和拍快照比起来,自由度更大。

  王女士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,在生意最好的那几年,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招揽生意,都是游客自己找上来说要拍照,根本不用担心没生意。在他们的相机里,诞生了无数张快照,这些照片见证着当时天府广场拍照生意的繁荣景象。

  在曾勇的记忆中,转折出现在2012年之后,拍快照的生意就越来越淡了。“智能手机越来越多了,很多人都用手机自己拍照片了,不少同行都开始转行了,去年都还有30多个,今年就只剩下10几个了。”

  2007年国庆之后,曾勇背上相机,来到天府广场,成为了一名拍快照的生意人。据曾勇回忆,那个时候恰逢天府广场改造之后新开放,人气十分旺,拍快照的人也多,达到了几百人,是一个庞大的群体,当时辖区派出所还对拍快照的人做了登记,从而规范管理,确保流动拍照的经营活动有序进行。“那个时候,一个月能挣到两三千。”

  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同行转行,张女士也准备回老家了。

  一晃17年过去了,王女士见证了整个天府广场流动拍照行业的繁荣和没落。她说,自己最多再干3年,就安心回老家生活了。

  “摄影本来也是我的一个爱好,后来专门找老师学习,当时会摄影还是一门特殊的手艺,很受欢迎。”曾勇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,由于种种原因,他没能继续在老家做摄影的工作,却来到成都荷花池做服装生意。

  19岁就端起了相机 把爱好发展成了职业

  下午3点半,快照摄影人曾勇终于等到了第三个拍快照的人。

  2007年,曾勇逛天府广场时无意中看到有很多人在拍快照,并且生意还不错。“我自己本来就有摄影的技术,肯定能比别人拍得更好,应该能够挣钱。”

  在天府广场的快照摄影人中,有不少都是以组团的形式出现的。有人发现了天府广场拍快照挣钱的好商机后,便会告知自己的亲戚朋友,大家合伙来做生意。张女士(化名)是重庆人,她在天府广场做“拍快照”生意已经10年了,最初就是她在成都的亲戚告诉了她这个商机。

  3月26日下午3点,成都晴,太阳的到来让天府广场上的人多了起来。张女士带着遮阳帽,背着相机,在广场上等待生意。不是每个人经过她都会上前询问是否需要拍照,她会有针对性地前往询问。

  “当时我也不清楚到底能不能挣钱,但重庆是山城,我找的工作都很辛苦,想着成都是平原,应该会更轻松一点儿。”张女士到成都后,跟着亲戚学习拍照技术,学成之后便开始自己单独做生意了。

  胶卷-数码-智能手机 从业17年见证时代变化

  人物一:

  人物二:

  人物三:

  张女士说,其实拍照的生意也不如想象中那么轻松,日晒雨淋,一站就是一天。

  四川新闻网记者在现场发现,很多游客都婉拒了拍快照的建议,选择使用手机拍照留念。一位来自贵州的游客尽管是一个人,也并没有拍快照,而是找路过的其他游客帮忙用手机为自己拍照。这位游客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,她觉得现在手机拍照像素已经很好了,不需要再花钱去拍快照,同时,手机里的照片也更好保存,还能随时传给亲朋好友。

  来自雅安的王女士从胶卷相机时代就开始在天府广场做拍照生意了。逢年过节,是生意最好的时候,要照完五六十个胶卷,10多天就能挣600多块钱。“生意好的时候比白领挣得多,简直觉得不可想象。”

  四川新闻网成都3月27日讯(记者 刘佩佩 摄影报道)游成都就一定要到天府广场打卡,到天府广场就一定要拍一张“10元快照”留念,这曾经是不少人的童年记忆。而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这种拍快照的需求日渐减弱,越来越多的人都选择自己用手机拍照。那么,专门做“拍快照”这门儿生意的人,他们的生存现状如何了呢?

  王女士说,后来天府广场开始改造,她就回了老家。等到2007年改造后的天府广场开放时,就出现了新的变化。“很多人开始用数码相机了,为了跟上潮流,我后来也购买了数码相机。”

  和数码相机的出现一样,智能手机的出现又带来了新变化。但这一次的变化,让王女士有些焦虑。

  3月26日下午,四川新闻网记者在天府广场走访了几名快照摄影人。“去年都还有30多个的,今年就只有10多个了。”快照摄影人们表示,近几年,转行的摄影人越来越多,“最多两三年,可能还要不到那么久,剩下的最后一部分拍照人也要和天府广场告别,另谋出路了。”

  从几百人锐减至十几人 快照摄影人即将告别天府广场

  “一般带着老年人的外地游客可能性会高一点,特别是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,拍了照片当场就能拿,回到老家,想儿子女儿的时候,就可以看看照片。”

相关文章